banner

建筑的夏天:乘着热浪去看海

2019-07-28
《乐队的夏天》火了
点燃的不仅是躁动的季节
更是乐迷们那颗“摇滚”的心——
新裤子的《生活因你而火热》
勾起奔腾不复的时光
面孔一曲《港湾》
愿星球上的人们不再孤单
痛仰的《再见杰克》
又见“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的
激情、自由、不羁
……
这个夏天,
被声音描摹出更加炙热的画面。
也被不同的艺术与形式勾勒出够嗨够美的模样。
《乐队的夏天》是沸腾的,
“建筑的夏天”呢?
是站在窗口看见那片海的静谧悠闲?
是窝在院子里享受摇曳的风?
还是漫步过沙滩进入别有洞天的世界?
……
无论是在人气爆棚的阿那亚度假社区打造“临海T宅”,还是在文化底蕴丰厚的什刹海街区呈现一方别致院落,又或是“森之舞台”上打开瞭望湖面与山峦的窗口,将自然恰如其分的植入进建筑,链接空间内与外的世界,META-工作室(META-Project)显得游刃有余。在创始合伙人及主持建筑师王硕看来,在自然中做设计,就是搭建人与自然之间一个启发性的媒介。以激发人们更多地探索自然,发掘人与自然的关系,同时成为自然的一部分。
属于建筑的夏天,拥有设计热情灌溉的凉爽、舒适与惬意。
坐标:秦皇岛市阿那亚度假社区
 
《乐队的夏天》里,Click#15刚刚被破格复活,帽子Ricky的妖媚和六指琴魔杨策合体的画面,又可以酸酸甜甜撂倒全场……不知道作为阿那亚音乐总监的Ricky注意到了没有,海边多了这样一栋房子。
原先的建筑自东向西面朝大海,又有往南延伸的部分,这一布局既能够避开夏日艳阳,还将海景最大限度地纳入眼底。设计师在原有结构框架基础上进行了充分的利用与改造,在南侧增加稍短的侧翼以扩充开放式的生活空间。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重新创造了“贯通”于建筑内的全新空间体验,使住户在住宅中穿行的同时与场地的极佳位置产生紧密联系,于偶然间邂逅其周边自然以及社群环境。
T宅的北立面重构成为两个相互交织的体量:现场浇筑的白色混凝土墙呈厚重“T”型,坐落于深色片岩基座之上。这片厚实的“T”型盔甲使整个建筑免受冬季寒冷的北风侵袭,北立面的起伏表面与凸凹窗口也向过往行人展示了一种生动的表情。
通透明亮的窗,为室内提供充足的光线,使照明的需求降至最低。底层整体为开放式空间,有半室外门廊、厨房、餐厅及图书馆,挑高的客厅拥抱海天景致,给人以开放透气之感。位于一楼的起居空间面向无需打理的外部花园,而花园介于私人聚会使用与邻居借过之间,灵活多变,同时也是通往海滩活动的最佳途径。图书馆则与之相反,天窗之下深嵌窗边的龛座坐拥私密小景,是独处时休闲阅读的最佳去处。
沿图书馆旁的楼梯拾级而上,便可来到二楼,这里有四间各具特色的卧室,或可一览壮丽海景,或有观海阳台令人在享受海风的同时不必受暴晒,或有面向内庭园的无框转角大窗。
建筑主体大量使用本地材料,底层由室外延伸进入室内横砌的片岩板条尤为值得一提。同时调适了多种本地工艺,从白色水磨石地面与厨房区域的深色水磨石,到浴缸周围的镶嵌磨平鹅卵石,复杂的工艺提升是由木模板现浇混凝土构成的起伏凹凸立面。
坐标:什刹海西海东沿
 
北京城里夏日的烟火气,是不可或缺的风景。在对基地现有构筑物进行详细梳理后,META-工作室进行了审慎的改造与介入。首先将两排东西向厂房之间形成的狭窄压抑的巷道空间,转化成与胡同院落模式相符的空间类型——选择将东侧破旧的房屋以及南侧厂房中段拆除以及对一些临时性构筑物的清理,为贯穿整个六十米长地块中间的宽三米的狭长走道引入几处剖面宽度上的收放变化。在扩展后的凹凸空间衔接处引入三个不同形式的悬挑门廊,形成空间意义上的“三进院”。
这里所提出的“三进院”,力图通过错落有致,移步换景的空间层次,重新阐释多重院落在进深变化上的可能,同时构建了房主期待中胡同文化生活的内涵。
沿着幽静而不失市井生活乐趣的西海散步之后,由面朝西海正中的大门进入前门廊,一旁便是茶室,一盏茶之后步入联系着主要的办公空间和会议室的前院,工作之余可通过楼梯上到二层的正餐室六米宽的朝西大窗,是观赏西海落日的好去处。由正餐室迈步即到露台,也可由二层廊道方便的通向后面的居住娱乐空间;中院周围是各类后勤功能房间;再绕过后门廊,则是更为开敞的活动空间以及平日的停车场。
三进充满树木植被的院落,将房主需要的各种混杂功能合理归纳划分,并使整个基地内的日常行走成为一种连续的而又充满节奏变化的空间体验。
坐标:辽宁葫芦岛
 
葫芦岛海滨展示中心建筑主体为一个35米x35米的悬挑盒体,垂直指向海岸,在南侧可以透过巨大的通高玻璃幕看到整个海湾的全景 。
通过对海滩地形的研究,剖面上显示临近岸边的沙滩由于潮汐堆积起一道四、五米高的“沙坝”,而退在其后的基地其实处于一片相对略低的洼地中;功能所需的面积如果平放在基地上,则会使得从公共海滩几乎看不到整个建筑——建筑的主体需要成为一个“悬浮的盒体”,而为了最大化景观优势,参观人流从背海一侧进入建筑随即上到二层的面海空间,同时盒体下面覆盖的部分则完全向海滩公共人流开放——控制整个建筑的实际上是这一剖面,以及由这一剖面所带来空间特征。
建筑空间围绕着不同高度层次朝向大海的景观展开:首层,悬挑下创造了600平米的公共休闲空间,海滩上的人流可以自由出入;二层,作为主体功能1000平米的洽谈空间,让“开放的舞台”更好的引人注目;在此之上还有屋顶的观景平台,三个层次的景观体验各不相同。
控制建筑的剖面在东立面(朝向公共海滩)上直接呈现为悬挑形式,通过建筑内部的公开化,将孤立的事件转化为持续的“面向公众的展示”。背向大海的北侧面向旧的住宅区,由于建筑这一侧都是私密性功能,因此北立面上并没有明显的开窗,只在首层主入口和二层东北角朝向未来的开发区增加了突出的体量。西侧是环抱海湾的山脉,建筑在这一侧设置了可以眺望远山的露台,每天下午西斜的阳光都会从倾斜的屋顶射入通高的展示空间。
在展示中心的西侧 ,建筑师将样板空间作为另一个压缩的单元化体块,脱离主体并在二层通过一个连廊连接,以便之后对其进行修改或整体拆除。同时两个体量之间形成被遮蔽的长条形内院,设置温泉池,使得来访者即使在这一地区寒冷的冬天也可以感受海边的乐趣。
坐标:吉林市松花湖风景区
 
夏季,这里被浓郁的绿荫环绕;到冬季,粉雪覆盖一切,形成了一条绝佳的野雪道。这一“地景标志建筑”的选址,基于对场地条件的全方位考量。建筑师希望尽量减少建筑对现有植被的影响,同时保证观景平台上视野的最佳角度,由此确定了基地位置和三角形舞台的基本形状。
森之舞台就从起伏的地景中缓缓升起,如漂浮在水面的一片树叶,悬挑于雪道之上。三角形平台的两条短边,按两条访客路线设置:自林间小路走来,或从雪道滑来。如此,舞台没有阻碍人们望向湖面和山峦的视线,更会给行人一种建筑形体与周围山景间不断变动的视觉张力。由于上部的木质舞台和下部的混凝土基座朝向景观不同,两个体量错位相接,建筑最终呈现出一种扭转的姿态。
建筑将粗砺的材料物质性和富于感观体验的空间形态融于一体。通过对建筑体的扭转、翘曲、直线与弧线墙面不断转换等方式,塑造着观者细微的感受差异。从山顶一路走来,“森之舞台”如同一块地景中自由飘起的玛尼石板,悬浮在如竖立的卵石般的混凝土“基座”之上。随着观者逐渐走近,先前感觉深沉的建筑体,在阳光下烧杉板的表皮隐约泛出银色的光泽;最终抵达建筑时,烧杉板皲裂的表面、清水混凝土表层的木纹理变得清晰而几可触摸。
建筑的内部组织更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空间体验。进入延长的混凝土门斗后,你的眼睛会逐渐适应昏暗的光线,同时被雪道向远处延伸的景观所吸引。随后,狭窄的木楼梯指引着一路往上的唯一路径。到达观景层后一转身,霎那间,松花湖的湖景和蜿蜒山林横陈眼前,呈现出大自然令人窒息的美。气候无常,湖面时而清晰可见,时而雾气蒸腾;冬天的山林,偶尔还会出现“雾凇”奇观。
建筑师在平台的三角形体量中,斜切出一对椭圆形的洞口。一个洞口在屋面,等待雪花和阳光洒入室内空间。另一个洞口位于地板,诱发舞台上下的人互动。平台内部整体为未做处理的红雪松木板,保留着原木色差,与外侧深色的烧杉板表皮形成色彩与质感上的强烈对比。
 
不仅是一个观景平台,森之舞台也是一个可以灵活用于活动、聚会、展览和工作坊的公共空间。
“你不知道
夏天有多好
吉他插上
饮料已经凉透
想来就来,想嗨就嗨
自由自在
停下来,根本不存在”

----------------
 
关于META-工作室
 
META-工作室(META-Project) 由王硕、张婧于2007年创立于纽约,在2009年正式设立北京办公室。是一家具有创新、超越精神,同时又能将有追求的建造全面实现的设计事务所。
 
事务所曾受邀参加2018及2014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2017年波兰Krakow建筑双年展/巴西Curitiba双年展,2017年SUSAS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2017及2015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2016年GSD哈佛设计学院“迈向批判性实用主义 – 中国当代建筑展”,2015及2013上海西岸建筑与艺术双年展, 2013至2018年北京国际设计周,2012大声展等。
 
事务所作品“森之舞台”荣获 2018 Architizer A+ Jury Winner奖及DFA (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奖) 2018年度银奖,“新青年公社”荣获2016 WA中国建筑奖 – 居住贡献佳作奖及2018 IAA(the International Architecture Award)年度大奖。“水塔展廊”荣获2015 WAN AWARDS奖。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薄雾馆time
资料鸣谢:META-工作室
合作联系:zhiliaojia2017@126.com